唯美散文

  1.吹动了月光,夜初上浓妆。看红尘管何年,发成霜。我有我的痴狂,废墟成天堂,曾几度过往,不怕山远水长。是谁把往事思量,笑时泪半行,轻看人间风浪……——前言都说人的左手倒影,右手年华,细细审视掌心错乱的纹,我无法分辨得出哪一条是你我的宿命。传说中神的左手主破坏,右手主创造,神一念间对人类情爱恩怨了如指掌。我夜夜望眼欲穿却牵不到你……爱上你,是在一杯淡茶中添数枚莲心,至水沸时一饮而下,任凭浓厚的苦味肆意弥漫,烫到心痛苦到心酸,也要一个人无声的接受下所有的痛楚。

  爱上你,是在一捧桂花中酿半碗清酒,在冷月下独立单斟,放尤彷徨的醉意一涌而上,醉也茫茫醒也茫茫,只有清冷的月光伴随着一个落寞的身影。

  一直以来,生命是一个不变的话题。在时间的容器里,我们和树一样,盛开,收敛,收拾起一地落叶,然后打包,把自己寄还给开地。声色光影,交互错杂,在潮起潮落中,一次又一次地轮回着,我们叫它人生。等生命走过暮秋,穿过开得妖娆的彼岸花海,望着三生石上自己行过的点滴,喝下手中的孟婆汤,走过奈何桥,便走进了又一场的轮回中。纵然有些花还没开就谢了,纵然有些事还没雇就淡了,纵然曾经的梦已无法圆满。一切都还是留在了彼岸,同曼珠沙华一起开得烂漫。信念与希望仍在,梦,来世会圆。。。

  听说,它很美,花开时如火如茶。听说,它是黄泉路上的唯一风景,开得娇艳而悲伤。它,曼珠沙华,是刺眼的血红色。它是毒,亦是药,是接近安息途中的最后一场盛宴。叶存时,花末放;花开时,叶已逝。如此凄凉。人们说,它开在遗忘生前的彼岸。却不知,它从末忘过,只是一世又一世被错开,然后一世又一世在等待。这一切,是宿命,还是轮回?

  来来往往的人群,来来往往的生命穿行于其中,我们渺小到仅是沧海一粟。我们无法止住时光前行的脚步,只能默默地,走完仿佛早已注定的应走的路。仿若绚烂的彼岸花,花开无叶,叶生无花,花中相错,生生不见,注定孤独,注定悲伤。

  其实人生就像曼珠沙华,于彼岸,心于此,只见花,不见叶。当繁华褪尽,烈火成冰,我们始能平静,看残阳月华……

  一个漫长的梦。芦苇的一生从那场细雨之后,飘落了。是的,芦苇不记得自己落到地上的声音,也不记得自己长出泥土的情景,就像我们当初不记得自己的啼哭一样。痛苦是土地的事情,那块泥土,承接它的泥土,喝的是咸涩的海水。从此,这被称做蒹葭的禾苗,注定要成为海水喂养的孩子。

  那个春天多么美好!还在襁褓中的芦苇,从土中抬起头来;和风扑面,芦苇,你闻到了花朵和泥土的气息;天空中飞翔着鸟儿的翅膀,你伸手就握住了春天;感受阳光、感受雨露、感受色彩的流动、感受心中流出的音乐,芦苇,你唯独忘记了感受自己的成长;尽情地舒展腰肢,风中,你笑着舞着,嫩嫩的芽由小到大,笋样的身子由细变粗,地下的根茎也粗壮地匍匐开来……白天的星星呢?你学会思考,感觉头颅沉重时,夏季已经来临;圆锥样花穗含朵朵小花,芦苇,此时让我亲切地称呼你苇,初绽新蕾之艳,你站立成风中的美男子,在炎炎烈日中,日渐丰满地潇洒;这是夏日,苇,请用你的薄翼扇动几缕阳光;之后,我将远行,而霜将至,雪将至;让我记住,记住盈盈润润的月色照耀你,照耀你婆婆娑娑的醉意;记住你微风之中摇摇曳曳漾溢着的星光的气息;而你,而你是否像我记着你一样记住了我。

  我已在远方,在瑟瑟的秋风之外;遥望是最深切的祝福。此时,芦苇,你由绿而黄的旗帜与身后的夕阳融为一体,多么辉煌而灿烂的抒情;能与你同唱一首歌吗?一首无忧无虑无悔无怨的歌;之后,我将不再回眸。

  不用逆流而上,苇,我就在水的中央在你的梦中:颈修而高脚,赤睛而远视,正在水中捕食鱼虾;看见了吗?我就是你日思夜想的梦中情人,身体洁白羽翼丰满,食于水而喙长,栖于陆而足高而善舞,翔于云而声闻天;我,古人笔下的辽东鹤,被你所爱所恋所迷的盘锦仙鹤,在临霜而去。天渐渐冷了,我将继续向南飞翔;飘洋过海到达远方的岛屿,那里,所有的日子都温暖如春,阳光从天空而来,也从水上折射而来;到处是盛开的花朵……

  不要逆流而上,芦苇,你要把寒冷握在手中,站定冬天,等候我归来;记着,记着我们的故事;这个冬天,你将不再感到寒冷。

  别离是为了再度的重逢,我们为自己的一次次背叛找到理由。是的,离开不是背叛;你一次又一次向我向我们张开宽容的怀抱;这是你的生地,渤海湾的滩头,河海的交界处,我回来了;历尽千山万水,风霜雪雨,我率领我的众姐妹回来了;寻着逝去的梦,我们———丹顶鹤、白头鹤、白枕鹤、白鹤、灰鹤、大雁、黑嘴鸥……浩浩荡荡的队伍,翔回我们的春天!

  这个春天多么隆重:鹤来了,鸥来了,大苇莺也来了,全世界所有喜欢湿地的鸟儿们都飞到这里来了……

  这个春天多么温馨,你在自己的睡眠中开花了;静静地守候你,守候你的睡眠,守候你睡眠中甜美的笑;我们在你醒来的瞬间,含泪而歌而舞;紧紧地,紧紧地依恋你,我要向你讲述我丢失的整个冬天,把我,把我的灵魂寄托在你无言的爱抚和关切中……

  让我再一次回首,在回首中说:谁倾听芦苇,谁就能在芦花落尽的时刻,唤回时光,唤回南飞的众仙鹤。

  这个季节,桃花开,梨花开,玉兰开,许许多多的花要开。如果你的心房翻出来晒晒,微风吹进去,也会开出一朵灵动的花儿。

  所以亲爱的,当你说出去走走,我毫不犹豫地背上背包,跟你一起出发。当我停留在某个地方,或者一直在路上,内心总是装着各种各样的好奇。所以就算山水竹林溪流都大同小异,可总有一株树木,一座年代久远的房子,黄昏下山水拉长的倒影,告诉我,它们是不一样的。你看,吹过来的风不一样,看过的人、经历的故事不一样,连它们的气息、它们的长相,都是那么与众不同。

  所以,怎么能相提并论呢?它们那么自在地活着,尽管渺小,但它们都有自己的名字,拥有属于自己的寸地。在阳光下,在风雨中,用力开好一朵花,成全一颗果实。

  当我路过,从山山水水的青翠叮咚中路过,一定也有无数人来过这里。我坐过的石阶,一定有人坐下看泉水风风火火;我走过的小径,落下来的斑驳的阳光,一定也温暖过别人;我拍过的野花嫩叶,去年此地此时也一定有人停留。这是一件多么让人高兴的事。

  前段时间,整理资料时,无意中翻到关于日本樱花的介绍。内容一翻而过,独独记住了那个耽美的名字——樱吹雪。当樱花簌簌落下,在空中旋旋飞舞,何尝不像一场醉美人心的雪落呢。

  巧合的是,当有一天,我打开自己的音乐库,却从收藏夹里看到日文版和纯音乐版的樱吹雪。原来我早就收藏了曲子,只是在等一场樱花落。

  三月,春天。此时,南方的温度刚刚好,小雨淅淅沥沥下了几场,宅惯的时候,旅行与我,就是与老朋友的叙旧闲聊。坐在花树下发呆,听流水经过的声响,奔跑在竹林小道。油菜花开得刚刚好,蜜蜂落在上面,刚好定格进我的照片。走进山水之间,你看不到那个写字时,安静地不说话的姑娘,只会碰到一个贪玩的疯丫头。然后,一回头,她已经在另一棵花树下了。

  春天,这是一个适合行走的季节。褪去冬天的寒冷,夏天的篇章还要走好久。一个人,或约三两好友,背起背包,在路上,艳遇一场春天的杏林烟雨、竹林小寨。

  并没有多少事不能真正放下。当你在繁杂的公务之间招架得不余遗力,疲劳于朝九晚五的枯燥单一,或者刚刚失恋,在悲伤的情绪里自怨自艾。不如走出来,去一个稍微远离城市的地方,在不那么喧嚣的空气里,来一场短途旅行。

  山,教你宽厚大气;水,教给你舒缓柔软。风,把东南西北的温柔都给你。树影和阳光,则会让你的回忆更加斑斓美好。恐怕,没什么比旅行更划算的治愈情绪的方式了。不仅锻炼身体、陶冶情操、收获快乐,更重要的是,在大自然中找回自己。

  在春天,来一场旅行吧。去远方,满足你的好奇心,挑战自己的高度,晾晒闷了许久的心情。在路上,就算一个人,也不会寂寞,因为同行的人皆可成为同伴。

  你用温柔的手,推开春的门楣,暖暖的气息吹碎了冰河,吹化了雪清寒的梦,吹落了厚厚的棉服,吹来了一年的初始。当走出屋外的那一瞬间与你相逢,暖暖。

  又一个轮回,山川落满你的足迹,便有新芽和你相拥,一朵一朵的花儿给你最温柔的笑意,给你甜蜜的回馈,于是蜜蜂的佳酿便布满四季。

  很想,用心和你交谈,却是微笑着跑开,迎面就是细细的柳叶,你躲藏在后面窃笑,其实,何曾会追上你的步履,只是一个浅醉的拥抱就又一次分开。

  喜欢,静静的躺在新绿的草坪上,看你和白云的嬉戏,感觉你轻柔的拂过脸颊,闭上眼睛去静守暖意灼灼的清雅,心便是温瑞。

  仿佛间,你是春的精灵,灵动着与白云共舞,与花草共舞。就在摇晃着浅绿的草丛里和你遇见,在落满露珠的花蕊里和你相逢,在山川上和你漫步,在小河边看你吹皱了满池春水。

  千红万紫下,聆听,虫声浅鸣的诉说,看,飞花一片里的纷繁,那些脚步仿佛是醉的,清绵的踏在青山绿水间缠绵,十里春风,有痴,无怨。

  春,又该是一场微雨蒙蒙的浪漫,又会是花与花的相约,总能偶遇一个香花满园的小巷,邂逅旖旎的风景。忽一日,有花、有微雨、在春风十里间,就是这个春醉人的时段。

  春,有很多想象的美,那样的一个静夜,默默听风吹雨落的缠绵;清晨醒来,听鸟儿清脆的唱,草儿焕然一新的翠绿;日子晴朗了,在跳动的阳光下,触摸风的柔;踏青的脚步倘徉在青山间,目光所及的欣赏绿意铺满的那条小径,那满树的花开。

  春风,小雨,煞儿阴,煞儿晴。一缕春风,竟也是能带得动天地的灵韵,季节的情愁,而消磨在这样的光阴里,无论哪一种情愁都是美的。

  新雨青山绿,款款风卷帘,总在不经意间撞个满怀的是春儿柔,风儿暖。可以用心去感觉,去倾听,去绿叶间环视,去草香里清嗅,依恋着能在躲藏着的羞涩间重逢。

  春风十里,小酌。小酌一些故乡的情思,那条乡间的小路,也是满园香径应有时,也是满山几多春花开吗,抬头仰望那份天高云淡的悠然,旷野的深远,在小草的曼舞里恍若隔世。

  在春风十里间,也叹息时光的脚步怎么这么快,昨日桃花开在心间仿佛未落,今日在一朵朵笑靥里又一次相逢,脚步怎么就是迟了似得,是心呢,不想与昨日分个明白。

  “东风随春归,发我枝上花。”仰望是一种姿态,仰望一朵花的高度,仰望一缕风的潺潺,若水的感觉,就在花间,在春风里恣意流淌成属于自己的春天。

  春风十里,那些散落在浪花里的呓语,那些随露珠滑落的念想,那些摇曳在风中隐隐而来的思念,打湿了哪一场春雨呢?那些微小的不易察觉的轻柔而过,是经年的执念,是一场又一场落幕后空空的剧院,耳边回荡着的是蒹葭青衣,刀马花旦。

  云水间,你又是轻歌曼舞的伊人呢,把每一寸光阴都焐热成一朵花散落在人间陌上。在一束束花开间,捧起那一朵娉婷的鹅黄。

  春的明媚入心,风渲染冰河的意蕴,任水的清音流淌成晶莹闪亮的歌,唱出感动,用心去聆听随风而舞的春的浅唱低吟,我用我的眸光潜藏,那年那月的那时光,我用我的心思明媚,于是我走进我的城。

  廊院安静极了,昔日里的百花,是那般喧闹,哪怕是在冬季,趁这点阳光,都会肆意地疯长,把整个偌大的院子挤出了勃勃生机。

  今年却奇了,花儿仿佛涂了胭脂的闺阁少女,自持着矜的风度,不骄不傲,缓缓地盛开着。就如来得格外迟的春日,欲暖还寒,桃红片片,不饱满地开,也就收敛着,安静得自成风韵,当真少见。

  裁剪花瓣后,才发觉不光是今年花儿开得晚,春日来得晚,就连平日里十分牵挂的来信都晚了些。那是来自异国的ta的信件,以往都是趁着春日尚好时赶来的,今年却不同了。

  心中想着多几日,多几日,就一定会来,果不其然,在第二周的午后,当邮递员来到家门口,心中就如同紫藤萝般欣欣然开出了花儿。

  睡觉前总喜欢写写字,用来祭奠生活,就如同此刻正在编写的《生活赋》,最纯真最稳妥,来源于鲜衣怒马,最终归于波澜不惊。

  准确来说,其实本想将“冬日”一词改编为“春日”,却不曾想今年春日欲语还休,这般犹疑,半掩着面纱娉婷而来,却又席卷着裙裾不愿离去。

  独行独坐,念春日千里丝雨,凝眸处,烟柳青青,无声觅得几许新愁?冷冷清清,凄凄切切,良辰好景孤身一人,思如潮涌,再难降息。

  忆初见,暖风袭面,恰七月初荷含露,别样清雅。岁月风烟里,与君琴瑟在御,花开嫣然。词林诗韵中,漫倚西楼,执手望尽十里翠微。闲池阁畔,落英缤纷间共舞霓裳,拈花一笑醉流年。

  春如旧,梨花杏雨中思故人。姹紫嫣红看遍,君影依稀,似梦迷离。只叹唯有魂梦能再遇,堪叹梦不由人做,情深情浅终是殊途。惜春最怕无情雨,偏偏逆风不解意,容易愈摧残。

  沧桑如雪,无声渗透鬓角。如今憔悴,闲赋愁词一阙。伤别离不堪谈及薄幸,念往昔难抑滚滚柔情。檐角飞雨一丝丝,两颊清泪一行行。

  情来情往,缘起缘灭。谁能看清,谁能悟透,谁能云淡风轻的放下,谁能浅笑嫣然不留一丝执着?蒹葭苍苍,故人已如镜花水月,茫茫不知在水何方。脉脉此情,清风寡月,寂夜辗转顾影自倾。

  折梨花烂漫,骤雨清明,唯绮梦难醒。那年眉眼带春,嘴角含俏,娇若朝霞,只因面君。然山盟犹在,情已无踪,纵有千千浓情蜜意,锦书已然难托。

  闲愁最苦,一室孤独。叹春花荼蘼却未解半点愁心,叹诸子百家经文无数却桎梏姻缘自由,叹春花难遇秋月,叹夏荷窥不见冷秋。

  都说少年文章锦绣,谁知新词旧赋,字字句句皆春愁。都说少年不应知愁,谁明风花雪月,孤影独酌寒如秋。

  青青子衿,何处安放我等痴心。月影阴晴,悲欢离合总是无情。去年花谢,今年花开。光阴荏苒,埋汰了朱颜,冲淡了情缘,薄凉了痴念。醉魂已难逐凌波梦,是非情爱一场空。

  问世间情为何物,直叫人满心踌躇。浓情缱绻一出戏,一步天涯,一步海角。戏里霜花,戏里风雨,都是一角天地的烦恼。只情节太销魂,出戏浅,入戏深。一种凄凉,十分憔悴,都是执着。

  曼忆从前,青衣少年,眼波流转,流光溢彩,皆是柔情。只如今断尽愁肠,又有谁怜惜?泪没双颊,又有谁来相拭?

  莫道不销魂,何以念深深?往事梦魇已成过去,人却深陷难以觉醒。每一寸相思惆怅,都交织成无言片段,在脑海萦回。若人生只如初见,是否就会岁月静好,少了这春日诸般忧愁。只是人生又何来如果,情来缘逝,自此,一生无解...

F