厉害了唐宋八大家 将古代散文史搅得天翻地覆看看他们的诗和远方

  在我国散文史的发展历程中,曾有一次大的变革,使得散文发展的陈旧面貌焕然一新。其中,许多脍炙人口的作品流传至今,对后世影响深远,你知道这次变革是谁发起的吗?那就是唐宋八大家,即唐代的韩愈、柳宗元和宋代的苏轼、苏洵、苏辙、欧阳修、王安石、曾巩。他们先后掀起的古文革新浪潮,将古代散文史的水面搅了个天翻地覆,一起去看看他们“干的好事”吧。

  柳宗元、韩愈是唐代古文运动的领袖,唐宋八大家”之首韩愈在中国散文发展史上地位崇高,苏东坡称赞他为“文起八代之衰”。他主张继承先秦两汉散文传统,反对专讲声律对仗而忽视内容的骈体文。他的文章气势宏大、豪逸奔放、曲折多姿、新奇简劲、逻辑严整、融会古今,无论是议论、叙事或抒情,都形成独特的风格,达到前人不曾达到的高度。他提出的“文道合一”、“气盛言宜”、“务去陈言”、“文从字顺”等散文的写作理论,对后人很有指导意义。

  韩愈的作品非常丰富,现存诗文700余篇,其中散文近400篇。 其赋、诗、论、说、传、记、颂、赞、书、序、哀辞、祭文、碑志、状、表、杂文等各种体裁的作品,均有卓越的成就。著有《韩昌黎集》四十卷,《外集》十卷,《师说》等。代表作有杂文:《进学解》、《杂说》、《获麟解》、《师说》;序文:《送李愿归盘谷序》《送孟东野序》;传记文:《毛颖传》、《张中丞传后叙》、《柳子厚墓志铭》;诗:《答张十一功曹》、《左迁至蓝关示侄孙湘》、《次潼关先寄张十二阁老使君》、《题驿梁》;史书:《顺宗实录》。

  柳宗元反对六朝以来笼罩文坛的绮靡浮艳文风,提倡质朴流畅的散文。其一生留诗文作品达600余篇,文的成就大于诗。骈文有近百篇,散文论说性强,笔锋犀利,讽刺辛辣。游记写景状物,多所寄托,有《河东先生集》,代表作有《江雪》、《溪居》、《渔翁》 。去他的代表作中领悟“大家”的才情与情怀吧。

  欧阳修是宋代古文运动的领袖,三苏等五人是宋代古文运动的核心人物。欧阳取韩愈”文从字顺”的精神,极力反对浮靡雕琢、怪僻晦涩的”时文”,提倡简而有法、流畅自然的风格,作品内涵深广,形式多样,语言精致,富情韵美和音乐性。欧阳修一生写了500余篇散文,各体兼备,有政论文、史论文、记事文、抒情文和笔记文等。他的散文创作的高度成就与其正确的古文理论相辅相成,从而开创了一代文风。欧阳修在变革文风的同时,也对诗风词风进行了革新。在史学方面,也有较高成就。代表作品有《朋党论》、《五代史·伶官传序》、《醉翁亭记》、《丰乐亭记》、《秋声赋》、《祭石曼卿文》、《卖油翁》、《采桑子·群芳过后西湖好》、《诉衷情·清晨帘幕卷秋霜》、《踏莎行·候馆梅残》、《生查子·去年元夜时》、《朝中措·平山栏槛倚晴空》、《蝶恋花·庭院深深深几许》、《戏答元珍》、《题滁州醉翁亭》、《忆滁州幽谷》、《画眉鸟》。

  苏洵与其子苏轼、苏辙并以文学著称于世,世称“三苏”,他说他作文的主要目的是“言当世之要”,是为了“施之于今”。在《衡论》和《上皇帝书》等重要议论文中,他提出了一整套政治革新的主张。苏洵擅长于散文,尤其擅长政论,他继承了《孟子》和韩愈的议论文传统,形成自己的雄健风格,语言明畅,理反复辨析,很有战国纵横家的色彩。代表作有诗作:《云兴于山》、《有骥在野》、《有触者犊》、《朝日载升》、《我客至止》、《欧阳永叔白兔》、《忆山送人》、《颜书》、《答二任》、《送吴待制中复知潭州二首》等;散文:《颜书四十韵》、《六国论》、《管仲论》、《辨奸论》等;文集:《权书》、《衡论》、《嘉祐集》、《类编增广老苏先生大全文集》残卷;通行本有《四部丛刊》影宋钞本、《嘉祐集》15卷。

  苏轼是宋代文学最高成就的代表,他继承了欧阳修精神,在诗、词、散文、书、画等方面取得了很高的成就。其诗题材广阔,清新豪健,善用夸张比喻,独具风格,与黄庭坚并称“苏黄”;其词开豪放一派,与辛弃疾同是豪放派代表,并称“苏辛”;其散文著述宏富,豪放自如,与欧阳修并称“欧苏”。苏轼亦善书,工于画,尤擅墨竹、怪石、枯木等。有《东坡七集》、《东坡易传》、《东坡乐府》等传世。

  苏轼在词的创作上取得了非凡的成就,就一种文体自身的发展而言,苏词的历史性贡献又超过了苏文和苏诗。苏轼继柳永之后,对词体进行了全面的改革,最终突破了词为“艳科”的传统格局,提高了词的文学地位,使词从音乐的附属品转变为一种独立的抒情诗体,从根本上改变了词史的发展方向。

  苏辙在父兄的熏陶和影响下,以散文著称, 擅长政论和史论,其诗力图追步苏轼,风格淳朴无华,文采少逊。苏辙亦善书,其书法潇洒自如,工整有序。著有《诗集传》、《春秋集解》、《论语拾遗》、《道德经解》 、《栾城集》(包括《后集》、《三集》,共84卷)、《栾城应诏集》12卷等。代表作有《新论》、《上皇帝书》、《上枢密韩太尉书》、《黄州快哉亭记》、《巢谷传》、《老子解》;《墨竹赋》、《南斋竹》、《秋稼》。

  王安石的诗、文、词都有杰出的成就。北宋中期开展的诗文革新运动,在他手中得到了有力推动,对扫除宋初风靡一时的浮华余风作出了贡献。王安石为了实现自己的政治理想,把文学创作和政治活动密切地联系起来,强调文学的作用首先在于为社会服务,强调文章的现实功能和社会效果,主张文道合一。他的散文以雄健刚劲著称,峭直简洁、富于哲理、笔力豪悍、气势逼人、词锋犀利、议论风生,开创并发展了说理透辟、论证严谨、逻辑周密、表达清晰、熔事和议论于一炉的独特散文文体。其诗词则遒劲清新,豪气纵横。可惜的是他的著作大部分都已佚失,今存的只有《王临川集》、《临川集拾遗》、《三经新义》残卷及《老子注》若干篇(条)。

  曾巩文学成就突出,主张先道后文,极重视作家的道德修养。曾巩为文,自然淳朴,而不甚讲究文采。曾巩散文作品甚丰,文风源于六经又集司马迁、韩愈两家之长,以“古雅、平正、冲和”见称。尤长于议论和记事。他的议论文立论精策,不枝不蔓,纡徐曲折,从容敦厚;记事文则思玫明晰,俯仰尽意,精练生动,耐人寻味。代表作有《元丰类稿》50卷、《续元丰类稿》 40卷、《外集》10卷、《卫道录》、《大学稽中传》、《礼经类编》、《杂职》、《宋朝政要策》、《诗经教考》、《隆平集》、《答李沿书》、《与王向书》、《回傅权书》、《赠黎安二生序》、《越州赵公救灾记》、《醒心亭记》、《游山记》、《道山亭》、《辞中书舍人状记》、《战国策目录序》、《宜黄县学记》、《墨池记》、《胡使》、《追租》、《东轩小饮呈坐中》、《人情》等。

  这些千古佳作令今人都难以望其项背,我们从古人的诗和远方中不仅能学到他们非凡的文学造诣,更能领悟他们的志向,还能了解社会发展、历史变革,古人都懂得去陈出新,我们还有什么理由墨守成规,不积极创新呢。

F